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专家访谈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访谈观点

天友建筑:让理想照亮中国绿色建筑之路

时间:2012/7/18 17:06:15   作者:王静怡   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阅读:990   评论:0
内容摘要:日前,财政部和住建部联合发文,冀望通过政府财政补贴等方式提速绿色建筑发展,并力争到2020年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重超过30%。这对于方兴未艾的中国绿色建筑、绿色产业乃至低碳经济而言,不啻一针兴奋剂。但是,这一绿色目标能否顺利实现,推动中国绿色建筑的大潮?中国的绿色建筑实践还有哪些困惑和障碍?中国如何从绿色建筑走向绿色...

日前,财政部和住建部联合发文,冀望通过政府财政补贴等方式提速绿色建筑发展,并力争到2020年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重超过30%。这对于方兴未艾的中国绿色建筑、绿色产业乃至低碳经济而言,不啻一针兴奋剂。

但是,这一绿色目标能否顺利实现,推动中国绿色建筑的大潮?中国的绿色建筑实践还有哪些困惑和障碍?中国如何从绿色建筑走向绿色城市?近日,记者就上述问题专访了天友集团CEO宋令涛及首席建筑师任军。

    天友是一家以“绿色建筑”为核心竞争力的设计咨询企业,其绿色建筑技术水平与低碳城市的理论研究在国内已处于领先地位。

 

天友建筑:让理想照亮中国绿色建筑之路

天友集团CEO 天友城市研究院院长 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 宋令涛

    宋令涛,天友集团CEO,天友城市研究院院长,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风度翩翩,谈笑风生。任军,天友首席建筑师,天津大学博士,绿色建筑专家,温文尔雅,知识渊博。我们的谈话是从一个很轻松的话题开始的,那就是宋令涛不久前参加的“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

    宋令涛说,那是一个艰苦而有趣的比赛,完成比赛唯一需要具备的品质就是"坚持"。就像他的事业一样,这些年他和老同学任军一起在"绿色"的道路上坚持着。

    有人说,设计行业是帮助他人成就梦想的行业,设计师注定是研究他人梦想,帮他人出谋划策实现梦想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设计师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并得到了他人的认可和尊重。

    记者:宋总不久前参加了“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这于您的事业和个人有什么帮助吗?

    宋令涛:其实参加这个活动和事业没有直接联系,但是事业不是人做的嘛,跟人有关系,对于自我的修炼有关系,培养一个好的生活习惯,锻炼锻炼自己,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有锲而不舍的精神。

    记者:我看过天友的一些相关资料,天友从一个几十万资金的小设计所做到现在500人的集团公司,是如何实现的?

    宋令涛:两个字,坚持。也会遇到很多问题和困难,但是贵在坚持。我在天友也有12年了,这些核心的人才没有流失,团队一直很稳定。公司不断在壮大,我们也在不断的尝试新的模式和研发课题。

“超低能耗、低成本”的绿色项目

    记者:谈完了“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我们开始谈天友的项目吧。我们知道,天友积极投身于绿色建筑的实践,目前主要有哪些项目呢?

    任军:我们目前主要集中在中新生态城和APEC低碳示范城镇项目,以及天友天津办公楼的改造。

    记者:天友天津公司新办公楼改造项目是公司的一个重点示范项目,天友想把它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任军:这个新办公楼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将成为天津第一个国家绿色三星级改造建筑,并将建筑首层设计为天津市第一个向公众免费开放的绿色技术展示中心。这个项目我们称之为“超低能耗、低成本”的绿色改造项目。一个是“超低能耗”,一个是“低成本”,主要是这两个方面。从中国绿色建筑的发展来看,最主要的是对资源的可持续节约。还有一方面,不管是从客户还是政府角度看,都会关心它的经济性和成本问题,所以我们也在尝试低成本,看看用什么样的成本可以做到高性能的低能耗建筑。

                                     

天友建筑:让理想照亮中国绿色建筑之路

天友首席建筑师 天津大学博士 绿色建筑专家  任军

    记者:这样的建筑主要涵盖了什么样的设计理念?

    任军:绿色建筑的设计理念包括:第一,目标:超低能耗,低成本。针对这个目标,我们采用了一系列绿色集成的方式,比较有特色的是针对能源方面的一种设计方法,在相关评价体系框架内实现低能耗,我们目前制定的单位建筑面积总能耗是40千瓦时/㎡/年,针对这个目标我们来选择技术集成方式,包括被动式和主动式的集成方式。

    在此基础上我们首先选择被动式,不通过主动式的对设备的依赖,来减少能源的消耗,然后再通过空调等主动的技术方式,包括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来弥补对能源的需要。比如这个建筑在改造之前是一个很普通的多层厂房,建筑自身很平庸,但是作为节能来说,它的体形非常简单,它自身的能源消耗条件比较好,那么我们就完全保持了它的特点。

    在它的外围结构上我们没有选用玻璃幕墙,因为玻璃是能耗和散热比较大的材料。我们就选择了聚碳酸酯③这种有机材料,它的隔热性能比玻璃好150%,而且重量很轻,非常适合我们改造的项目,通过这种新型材料的选择,保证了外围结构的保温性。另外还采用了非常独特的植物遮阳,利用植物的垂直绿化,采用分层拉丝的垂直绿化方法。第二就是在主动式技术上,例如空调系统的设计,我们进行了一些创新的尝试,结合自身办公使用的具体特点确定了空调系统和末端的方式,包括地板辐射供冷供热,水蓄能,毛细管空调等。综合来说,主要就是通过被动式和主动式的两种方式来实现设计意图。

“绿建”和“成本”不冲突

    记者:您刚才谈到绿色低碳的实现方式中包含了一些高科技,一般人会认为高科技就必须增加成本,那么您觉得“绿色”和“成本”两方面冲突吗?

    任军:我前面说到的很多节能方法,实际上不是通过设备来实现的,而是一种设计方法,这种被动式的设计方法是不增加成本的,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一些主动式的设备来进一步降低能耗。比如我们这个楼,能够利用的部分尽量不再进行任何改造,包括吊顶拆掉之后就不再做吊顶了。还有这个楼的体形比较简洁,我们就不再进行拆砸,从节约材料的角度降低成本。

    刚才提到的一些高科技的设备,确实造价相对昂贵,这就需要我们采用技术集成的方式。比如水蓄能,利用峰谷电价,削峰填谷,这就降低了空调的运行费用,还可以减少对电力的需求,诸如此类,将技术集成起来运用到最需要的部分。

    我们测算了一下,综合技术的应用对成本的增量大概在350元/㎡左右。从总体来看,我们是达到了3星级的绿标②标准,有很多方面甚至超过了3星级。很多人认为高科技的运用需要花很多钱,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走出绿色误区:绿色建筑≠更加舒适

    记者:那么,三星级的绿色建筑,用户在入住和使用上会有怎样的优越体验呢?

    任军:三星级的高标准绿色建筑,在对地球、对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上,是更加节约的;对人的使用上,是更加崇尚自然健康的,包括自然通风、空气质量、采光等等,来改善人的生活环境,降低对空调等设备的使用,是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宋令涛:这里可能有一个误区,就是大家普遍认为绿色建筑会使人"更加舒适",实际上不是这样,绿色建筑应该是抑制人们对能源的过度奢侈的消费,减少对设备的依赖,提倡自然健康。

    我刚从德国回来,有一个突出的感受,就是德国整个民族对低碳环保都有很深刻的认识。比如他们的写字楼,温度略高一点,他们是可以忍受的;比如他们去买菜,会尽可能提着买菜的篮子;再比如他们会因为没有真正环保节能的汽车,就拒绝购买。所以"绿色"的概念,放大一些就是"绿色生活"。我和任博士也在研究这方面的内容,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有一个误区,就是绿色建筑会让我们在里面更加舒服,实际上,应该是一种自我的约束,要让自己的生活方式更加自然健康。我们公司倡导的不仅是绿色建筑设计,更是绿色工作,绿色生活。

    任军:前一段时间,有一种说法叫“恒温、恒湿”,实际上这既不绿色也不健康,“绿色”应该是健康、高尚、低消耗。应该是每个人做到尽可能的低消耗低排放,这也是对整个社会一种负责的态度。

    记者:除了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个误区,我们还会对“绿色”有哪些误区?

    任军:我们经常会在市场上看到明星产品的绿色楼盘,都通过了LEED铂金级认证,它的技术非常昂贵。他们为什么会做这种选择,就是从利润最大化的角度出发。第一,这些产品针对的是对成本并不敏感的高端客户,第二,通过LEED高端品牌效应,达到利润最大化,而风险是相对更小的。在实际应用中,大多数绿色建筑应该是采用更低成本的材料,而外观等方面并不显眼,但确实可以达到健康自然的效果。

    另外一个方面,制约中国绿色建筑发展的根源问题,就是耐久性。在国外,建筑的寿命一般在50年到100年,而在中国,在城市化的进程当中,一些建筑使用10年或是15年就被拆除,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也是最不绿色的方式。如果能够在这方面得到改善,这比单体的绿色建筑达到的节约的效果要大得多。

    还有,中国的建筑一般个体都比较大,但到底需不需要这么大规模的建筑?合理规模也是达到绿色建筑的一个重要前提。另外,就是在教育方面的缺失。针对设计师或是相关职业教育,在绿色建筑方面基本上处在一种缺位的阶段。最后,就是在绿色低碳产业方面,很多低碳产品,包括技术、产品方面,配套不完善。

我们要做最专注的团队

    记者:目前我们国家倡导绿色建筑,低碳环保,很多开发商也以绿色为噱头,做了所谓的“绿色建筑”,而很多企业的研究机构为了自身的发展,也加入了“绿色”的要素,但像天友这样单独设立“低碳研究院”的企业可谓凤毛麟角,请问,天友是基于哪些考虑?

    宋令涛:首先,绿色建筑是趋势。其次,想要做好一件事,必须要做到专心专注。这也是我们在不断的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经验,你让做A课题研发团队同时还要做B项目生产,那肯定是两边都做不好的,必须投入专人、专项资金去做研究。一个真正成熟的公司,一定会投入专门的人力、财力、物力去做一个事情,作为一个设计公司更应如此。我们要静下心来,专心致志的做事情,做研究,才能够为企业,为社会带来真正有价值的想法,我们要最专注的团队。

    记者:宋总,公司除了成立绿色研究院这样的“绿色战略”,您作为公司的CEO,天友公司今后将是怎样的发展战略?

    宋令涛:战略是由市场的需求和公司具备的能力决定的。我认为中国的绿色建筑产业需要真正具有专业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来推动的,不是简单的"要盖房子我们就设计出来",而是要做更好的建筑。所以我们最早也是一个简单的"设计师"公司,现在我们希望能够打通整个产业链。包括项目前期开发,项目的策划、研究,到一些具体的城市规划,一直到项目现场的管理、指导,最后我们希望呈现给社会的是实实在在的高品质绿色建筑。我们希望能够在我们的专业领域,尽可能的打通这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

坚持理想、赢得认同,是建筑师的最大幸福

    记者:打通整个产业链,从商业角度考虑,肯定可以给公司带来更多效益。另一方面来说,是否对实现我们的设计意图和设计师的理想,会有一些帮助?

    宋令涛: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其实我们做这些事情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来自于建筑师的那一点理想。所有建筑师的理想,就是建筑物盖起来和自己的设计是一样的,这还不够,建筑师最大的幸福,就是使用者能够认同,觉得这个建筑物很好,这才是建筑师最幸福的时刻。为了这个时刻的到来,你会发现,你光画张图是不够的,你控制不住整个事情,你要去辅导实施。为了辅导实施,你要去把前期的定位、策划、运营、投入产出等等相关的事情一一考虑清楚,这样业主才会信任你,才会给你全盘决定的权利。从政府的角度来说,你的设计如果可以做到真正的低碳环保,可以满足相应的需求,今后才会给你更多的权利和发挥空间。

    记者:往往建筑师坚持的理想,可能会和业主的利益有冲突,如何去协调这个矛盾?

    宋令涛:那就靠修炼吧。我们不可能去指挥业主或者政府,那就更好的去替他们考虑,希望我们的团队中更多的人站在业主和政府的角度,把事情考虑周全,不仅能够提供更好的方案,还能提供更好的策划,甚至还能整合一些资源进来。比如某个区域要做成以文化产业为主题的区域,那么你能不能推荐一些相关的资源,或者介绍一些做文化产业的团队进来。

    我去德国的时候,拜访了德国获得普利兹克奖(相当于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的大师Boehm先生,一位92岁的老人,我就问了他一个问题:“您认为作为一个建筑师,最首要的素质是什么?”大师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协同团队的能力。”他说的团队,范围要大得多,不仅仅是设计师团队,还包括业主、包括社区、包括企业等等。所以我们公司现在也想这样做,整合更多的资源,把事情做好。我们要帮助业主解决他最头疼最需要解决的事情,提供更好的服务,去说服他,从而得到认可。

    就像刚才任军博士提到的,一个绿色建筑每平米要多花多少钱,我要为你盖一个绿色环保的办公楼,每平米的增量成本是多少,可能绝对大多数设计公司根本回答不上来,这就是差距,大家没有静下心来做事情。你给甲方建议做个绿色三星级建筑,都不能告诉对方要多花多少钱,这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师。

    记者:在现实中,业主是甲方,而设计师往往要舍弃一些理想,不是吗?

    宋令涛:建筑大师贝聿铭说过一句话,"要找好的业主,而不是看似很好的项目。"我们有选择的权利,我们要选择和我们有共同理念的业主,我们可以放弃不能给社会带来真正价值的项目。

“真绿”与“伪绿”

    记者:现在有不少房地产项目,做绿色认证或者把"绿色建筑"当作一种标签,一个卖点,被一些人批评为“不是真正的绿色建筑”,您怎么看?

    任军:实际上全球的“绿色建筑”风潮中,也有很多名不副实,可称之为“伪绿色建筑”。是否是真正的绿色建筑,首先要明确的是评价标准,并不是通过认证的建筑就是绿色建筑,而是要从绿色建筑自身的定义出发,第一要做到节约资源,减少能耗,节约用水;第二是要给人们提供更加健康、自然的生活环境,包括室内外的居住品质、空气质量、噪声环境等等,应该从这两方面做出评价。

    LEED认证机构自己做过一个统计,通过LEED认证的项目有1/3左右,它们实际运营能耗竟然超过了普通的非绿色建筑。所以真正的绿色建筑并不在于是否得到了认证,是否采用了双层幕墙、光伏发电等高技术,而在于是否真正降低了资源的消耗。现在在中国,更加关注的是建筑物真正投入运营后的能源消耗,是否真正做到了绿色环保。这些才是真正从生态和环保的角度做到绿色建筑。

    记者:如果仅仅从绿色认证方面考量,美国的LEED和中国的“绿标”,孰优孰劣?

    任军:现行国际上有许多绿色认证标准,如英国、日本、德国均有自己的认证体系,而美国的LEED是影响最大、商业推广最好的绿色标准,科学性很强。中国的"绿标"也是借鉴了LEED,结合中国实际制定的。从两种标准来看,美国的LEED不是政府标准,而是一个商业标准。而中国的绿标是政府的标准。

LEED最主要的是它的品牌价值,一个建筑如果评上了LEED,从品牌效应上就“加分”不少。而中国的“绿标”更多的是结合了自身的特点,从技术和一些框架来判断是否是绿色。应该说“绿标”更贴近于中国的实际情况。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所有的绿色认证都会分成两个阶段,一个是设计阶段的认证,一个是运行阶段的认证。设计认证只是设计完成了就可以参评,如果设计图纸达到了标准,就可以通过评价。而运行认证则要在建筑投入使用一年后,来看实际的能源消耗。现在大部分的开发商只做到了设计认证。不管是LEED还是中国绿标,90%的项目只做设计认证,只有不到10%的项目才会做运行认证,而这90%的项目是否能够达到绿色建筑的标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所以现在"中新生态城"计划将设计标识和运营标识一体化,确保建成的建筑达到真正的绿色建筑标准。

    记者:现在很多开发商还是倾向于LEED认证,更看重它的品牌价值,是这样吗?

    任军:确实是这样。LEED更加高端,很多高端建筑都取得了LEED铂金认证。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建筑倾向于“绿标”,包括很多“绿色保障房”,还有很多公共项目,也都要参与到“绿标”的评价。

中国已经到了“绿色建筑时代”的引爆点

    记者:宋总,您是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您认为中国如何从绿色建筑转型为绿色城市?

宋令涛:说到绿色建筑,其实最终的目的还是绿色、环保、节能、低碳,这就需要整个国家有绿色、环保的精神,所以要从很多的层面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交通方面如何缩短距离,少用不环保的交通工具;能源站设在什么位置才能减少能源的消耗;如何减少水资源的消耗等等。

    我看到一个案例,一个办公楼刻意减少了地下车库的数量,那么地下车库数量减少了,要如何解决员工上班的问题?是否有一个政策上的奖励,让他们不购买私家车,而是乘坐公共交通。这些问题以前都是支离破碎的,建筑师考虑建筑师的,城市管理者考虑城市管理者的,规划师考虑规划师的,其实这些都是应该串联起来的,这就可以产生巨大的效益。

    还有刚才任博士提到的,由于规划布局不合理,造成不断的拆改,这是最大的浪费。我在德国参观大众汽车的工厂,让我非常吃惊的是,这个工厂居然是1938年建的,那么老的工厂,里面充满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机器人在工作,那场景让人很感动,他们确实做到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在建厂的时候,设计者已经想到了未来几十年的持续性。中国的设计师们现在也在向这个方向努力。

    记者:除了国家一系列政策举措外,一线城市都出台了相关绿色条文,绿色建筑是否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任军:不仅是这些大城市,现在中国有200多个城市都提出要建设绿色生态城市,这是一个好现象。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绿色产业的发展。两部委也宣布将通过政府财政补贴的方式全面推动中国绿色建筑发展,财政补贴二星级每平米45元,三星级每平米80元,这些都是非常有实质性的政策。

    还有,到2014年,所有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的保障性住房要达到“绿标”的标准,所有政府投资的公共项目也要达到“绿标”的标准,对于小型生态示范城镇的建设将补贴5000万到2亿元,这些都是非常鼓舞人心的政策,可以说,中国的绿色建筑时代已经到了一个“引爆点”,我们非常期待。

编后语

    在制度体系建设上,中国已经公布了发展绿色建筑的基本法规,但在操作层面上仍有待完善。由行业协会标准、地方标准组成的绿色建筑标准执行体系也正在完善之中。但是,越来越多的城市和企业愿意投身到绿色建筑的发展当中,这是让我们最欣慰的。中国从绿色建筑到绿色城市,任重而道远,希望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机构像天友“低碳绿色研究院”这样,投身到绿色建筑的事业当中,期待在未来的日子,我们能真正拥有绿色低碳宜居的城市。

名词解释

①LEED:LEED(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是一个评价绿色建筑的工具。由美国绿色建筑协会建立并于2003年开始推行,在美国部分州和一些国家已被列为法定强制标准。

②绿标:即《绿色建筑评价标准》,是由住建部2006年发布,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与上海市建筑科学研究院联合主编的中国的绿色建筑评估标准。《绿色建筑评价标准》用于评价住宅建筑和办公建筑、商场、宾馆等公共建筑。

③聚碳酸酯:是一种强韧的热塑性树脂,通常是由双酚A和光气生产的,现在也开发了不使用光气的生产方法,并已在20世纪60年代初实现工业化,90年代末实现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现在是产量仅次于聚酰胺的第二大工程塑料。其名称来源于其内部的CO3基团。

 

 点击进入天友集团首页 


相关评论

新闻资讯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通信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交大东路60号大隐名座3号楼3A层3A10         邮编:100044 网站合作QQ:4993067| 13693161205(北京)| 010-56208639

 京ICP备140612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