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专家访谈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访谈观点

绿建之窗专访任军:做真的绿色建筑

时间:2015/11/25 11:48:06   作者:杨盼 浦实   来源:绿建之窗   阅读:882   评论:0
内容摘要:11月23日,作为国内领先的绿色建筑实施运营商天友集团诚邀国际设计巨擘包豪斯大学教授,绿色建筑专家Ulf Plenines先生共同探讨“因地制宜的绿色建筑”,在探讨新形势下绿色建筑发展的同时也让现场观众有机会感受了天友集团在绿色建筑领域如何将学术和实践完美结合,推动企业科研发展的同时,拉动国内高校绿色建筑学术氛围。绿建之窗作为支持媒体出席活动。
【绿建之窗导读】:11月23日,作为国内领先的绿色建筑实施运营商天友集团诚邀国际设计巨擘包豪斯大学教授,绿色建筑专家Ulf Plenines先生共同探讨“因地制宜的绿色建筑”,在探讨新形势下绿色建筑发展的同时也让现场观众有机会感受了天友集团在绿色建筑领域如何将学术和实践完美结合,推动企业科研发展的同时,拉动国内高校绿色建筑学术氛围。绿建之窗作为支持媒体出席活动。>>> 点击了解详情

    论坛结束后绿建之窗市场部助理杨盼联合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对绿色建筑专家任军博士进行了专访。

绿建之窗专访任军:做真的绿色建筑
任军: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天友集团首席建筑师、绿色建筑专家

记者:现在无论是国家还是地产行业,建筑行业都在谈论绿色建筑,绿色建筑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您作为这方面的专家,在绿色建筑热的背后有没有让您觉得有点反感?为什么?

任军:现在绿色建筑概念在媒体,或者在公众上都是非常热议的话题,但实际上所谓“反感”存在诸多误区,1、技术堆砌。通过技术堆砌使绿色建筑成为一种非常昂贵的建筑,但是否能够达到绿色性能的效果也并不一定。“技术堆砌”这个误区广泛存在于绿色建筑现在及未来发展中,如果不能得到纠正、扭转的话,不能成为因地制宜的绿色建筑,只是为了追求技术,或者是追求绿色建筑的概念,那么它无疑会走向误区。2、绿色建筑仅仅是停留在设计上,并没有在建筑的运营阶段,使建筑成为真正的绿色建筑。绿色建筑所要达到的目标是建筑整体寿命,可能一般的建筑寿命在50年到100年,那绿色建筑是为了在使用阶段,如何能够实现节约资源,而不仅仅是在设计的阶段拿到一个设计标识。

记者:那您觉得绿色建筑在将来如何能避免这些误区呢?

任军:应该是对绿色理念的普及,当然不仅仅是对绿色建筑,而是整个可持续社会层面的,包括交通,绿色的生活等等整体对公众的普及。这是城市公民在可持续的素质上逐渐提升的一个过程,在逐渐提升的过程中会形成一系列的绿色行为,比如像垃圾的分类,购买新能源汽车,安装太阳能热水等等一系列的行为。随着这种素质的提升,整体绿色建筑的推广,包括绿色建筑从开发商到购买都会进入到渐入佳境这样一个环境当中。

记者:进入您说的这种佳境,它的时间周期会不会很长?

任军:它肯定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国现在和别的国家在绿色建筑推广当中是一样的,都是政策扶持和强制性并重的。一方面它是鼓励或者是通过这种教育来促进绿色建筑,推广绿色建筑。另一方面采用一些法规的形式约定必须来建造绿色建筑。因为住建部的政策是到2020年达到50%的绿色建筑,这个目标的实现其实更多的是依靠强制性的政策来实现,现在像天津、北京、上海这样的的城市,基本上要求都是新建建筑是100%绿色建筑,通过这样的政策手段可以保证至少新建的建筑全部都可以达到绿色建筑的标准。

记者:目前国家有500亿平方米的建筑,只有不到10%是真正节能的,您个人有没有在既有住房建筑方面进行改造?天友有没有对既有老旧小区的改造项目,通过改造对人,对能耗做到双赢的现象?

任军:既有居住建筑的改造,其实更主要的不是市场行为,而是政府行为。我们在天津更多的是把绿色改造和其他的一系列的改造结合在一起来做,包括整体的景观提升改造,节能改造,老的设备的改造,还有市政的改造。按照片区,一片一片来做的,会有政府的目标,每年会完成几百万平米的老旧小区的改造,而且这种改造通过系统化的方式是正确的,在改造的过程中把将原有建筑老的小区一系列的问题统一解决。

记者:说到低碳乡村,以自然为本这种相结合,天友在做的关于大兴的项目,乡建未来是可以呈现这么一种理想的绿色建筑?

任军:现在中国的农村还有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说空心化,相当于里面没有人在居住,无人居住就谈不上任何的可持续了。所以我们希望它一定是适合人居的,未来是能够作为居住,或者是把新的文化产业导入到乡村当中,需要让这乡村它重新焕发出原有的活力,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人生活在里面。

记者:在BIM世界里,绿色建筑意味着什么?
    
任军:BIM应该是未来建筑领域的一个变革,相当于建筑信息模型.信息模型的核心是数据。建起模型,一切数据就有了,包括节能等等所有的数据。更核心的在绿色层面,设计是一方面,它可以把建筑建设得更绿色,通过导入一些模拟的软件和它相结合,但更多是在运营维护方面,建筑建成后运营时,可以找到它为什么不节能,怎么样可以更优化,也可以把运行的数据统计出来,和其他相关所有的BIM信息,比如相同的楼办公进行比较。BIM在使用上有很多可能性,未来在和计算机的技术结合起来会有更大可能性。

记者:从收集数据角度来讲,对居民来说可能一方面是它的意识不会很强,另一方面绿色建筑舒适性,很低的经济成本,它是不可量化的,怎么去让大众把数据提供给你们。

任军:实际上是通过先投入的一种方式。生态城探讨的模式是先投入,然后建立免费的的信息模型,可能会免费的安装一些数据收集的仪器。因为本身生态城数据收集已经很完善了,实际上对居民来说它完全都是没有额外费用支出的。

记者:打造生态城对您来讲遇到最大的困难或者说比较大的挑战是什么?

任军:打造生态城的核心是在更宏观的规划层面。规划层面要有一个很好的规划,包括能源规划、交通规划,废弃物垃圾的循环等等,如果有比较好的规划,那生态城就已经成功的一半了。另一个层面就是绿色建筑。城市里面的建筑,每一个单体都会是一个比较绿色的,或者低能耗的建筑,那么这个城市就是接近于成功。第三个层面就是居住在这个生态城市的人,一定要对他进行生态城市理念的宣传或者是教育,让他能有一个绿色生活的方式,这样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生态城市。国际上比较成功的几个北欧的生态城市,它是从城市层面到建筑层面,到人的生活方式全都是低碳的生活,非常具有活力,非常可持续的生态城市。

记者:在中国比如天津生态城,哪个时间段会达到北欧的生态城市那样的绿色的生活方式?

任军:它的目标是2030年建成,而且所有生态城都会有一个指标体系。对于生态城的指标体系,低碳交通是很难实现的。因为它本身是一个分离的城市,所以一定会靠汽车去解决距离问题,在没有公共交通,没有地铁时一定会采用高碳的交通。生态城的指标体系是2025年至少在交通方面,低碳交通会达到80%相当于80%的出行是公共交通,自行车、步行来实现的。

记者:关于标准,更倾向于低碳来进行核算,我关注到您对新城镇的低碳设计非常有研究,刚才也谈到农村的低碳社区,您的标准是什么?中国低碳的设计和国外比有没有哪些可以借鉴的地方?

任军:一般城市级别有三个,分别为碳排除总量,碳排放强度和人均,可以将它转化成碳足迹的概念。实际中国的生态城也都制定了在指标体系的碳排放目标,但基本上中国是以碳强度指标来算。百万美元GDP,或者万元GDP它的能耗是多少吨二氧化碳,比如生态城是百万美元,这个标准已经很低,基本上达到了国际上北欧那样的标准。

记者:一般生态城的标准它是按照碳排放来计算还是按照绿色建筑来计算?
    
任军:绿色建筑标准,在单体方面绿色建筑涵盖的领域更广,节地、节水、节能要综合评价,可能会在不同的领域打分,或者是用其他的定量化的方式评价。在全国的评价标准当中,德国的DGNB是以碳排放的方式来评价的,但核心指标是碳排放指标,也会有各个方面的指标,像美国的标准,中国的标准,都是以这种分项打分的方式来评价。
                
记者:关于校园及绿色培训这方面,北京建大和吉林建筑大学也都有这方面的问题,在校大学生确实对绿色建筑知道,但是只能知道20%左右,而且并不熟悉,您刚才也谈到希望校企能够结合,能够让学生跟社会的对接,因为天友跟大学会有对接,对社会的企业来说您建议怎么去帮助在校的大学生?

任军:校企合作帮助在校大学生可能就需要需要一些平台来实现,比如现在我在关注严寒寒冷联盟。这种平台会把不同的企业都放在上面,也会和学校有一个联系,这样企业就可以通过平台和学校产生推广。


相关评论

新闻资讯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通信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交大东路60号大隐名座3号楼3A层3A10         邮编:100044 网站合作QQ:4993067| 13693161205(北京)| 010-56208639

 京ICP备14061276号-2